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籍保护
古籍保护

潘光旦撰序的《王氏宗谱》

发布时间:2016-12-14 11:49:56     点击量:0

  潘光旦撰序的《王氏宗谱》

  □浙江 励双杰

  潘光旦先生是我国现代家谱学的创立者之一。他书房里有一副很有名的对联“寻自身快乐,光他姓门楣”,后来成为很多谱牒爱好者的座右铭,包括我。潘先生出梁启超门下,学贯中西,对家谱学史曾予以梳理,并从家谱与宗法的关系、家谱的效用、家谱方法论三个方面提出了新的家谱学理论。读他的文字总有一种睿智让我惊喜,总有一种哲理让我叹服。有时候看到不谋而合的地方,还会油然而生一种自豪——原来潘先生也是这样想的。

  民国36年(1947)的三槐堂木活字本湖北黄冈《王氏宗谱》三十卷世系三十卷首三卷,多达40册,是我2007年11月在武汉一家旧书店里得到的。首册序为手书上版,如蜡纸刻写的油印一般,实际上是使用了石印技术。更稀奇的是全谱上下皆为木活字所印,只有这一篇序言是石印,且少见的使用了分段标点白话文。翻到序言的最后面,落款为“民国三十六年五月二日国立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主任兼图书馆馆长潘光旦敬撰”,那份惊喜就无法形容了。

  王氏为湖北黄冈望族,源自太仓,至宋迁江西饶州府。始迁祖贞一,字坚珉,明洪武初茂材,历任黄郡司马,治绩丕著,大协民心,遂占籍黄冈,后裔散居黄冈各处,尤以赤山潭为大宗。这个家族仅从入清之后的第十世算起,在谱中《科名录》记载进士就有一十四人。入民国后,毕业于黄浦军官学校、北海警官学校、保定军官学校、江西将校讲习所、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武汉分校、湖北官佐子弟学校、湖北警官学校、第四集团军随营军官学校、东三省讲武厅、中央军校、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陆军大学及各大学者更是指不胜屈。如请潘光旦先生作序的王康,字子寿,就毕业于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其时为北平清华大学研究所研究员。

  潘先生在序中说:“清华研究所同学王君子寿,最近谈起他的父亲,觉民先生,主持族中修谱事将近告成,要我写一篇序文,正式的序文我不便写,因为谱稿远在黄冈,我无法看到,没有依据,子寿所交阅的以前若干次修谱时几篇序文以及子寿所转述的一些话是不够作依据的,不得已,与子寿商量,写了一篇关于家谱的意义的文稿,作为代序。”

  潘先生的这一篇《家谱还有什么意义?——湖北黄冈王氏家谱代序》的论文,后来收录于《潘光旦文集·第十卷》。他在序中提出了家谱的七个意义:尊祖;敬宗;收族或联族;婚姻严姓氏之防;选择官员;爱重门第;选择婚姻。然后逐一分折,认为不合时宜者大可放弃或改进。如在第三条“收族或联族”中,他说:“收族的意义,与尊祖一样,也还是值得保留的……应有一个限制,即亦应以真有血缘关系以至于确有实际的团体生活关系者为度。前此大姓人家喜欢编制所谓《通谱》的,凡属同姓的派系,照单全收,不特不问是否同出一源,且不问是否属于传统的所谓汉族,于是,即就王氏而论,其间于姬姓之王而外,更有赐姓之王、易姓之王、虏姓之王,甚至于连带有王字的复姓,如王官、王孙之类也一并网罗在内。为了实践收族的至意,作此种努力的人,可以说是其志可嘉,其心可谅,而其愚妄为不可及了。”

  潘先生又说:“四种比较新鲜的意义或功用值得分别提出:一是培植所谓谨始怀来的优生意识;二是增进个人对于一己品性的认识;三是帮助人类遗传的研究;四是在史学中多确立一个专精的部门。”并设计了如何实施的方案,但自己也承认:“上文所论的种种意义,一时当然还说不上,事实上,在流行的家牒里,无论中外,能兼筹并顾到这许多意义的怕是一种都找不到。”所以,潘先生又寄望:“我更相信,将来的家谱,包括黄冈王氏,下一次的续修本在内,一定可以把上文所论的若干意义逐渐的表达出来。”

  恐怕要让潘先生失望的是,到目前为止,新修家谱质量能接近旧家谱的,也是不太常见,更不要遑论新修谱能超过或有所实质上的改进了。

  潘光旦先生的《家谱还有什么意义?——湖北黄冈王氏家谱代序》是一篇很有名的谱牒论文,读过的人自然很多,但又有几位看到过这篇文字最原始出处的黄冈《王氏宗谱》呢?潘先生的序多达22页4000余言,序虽不必因谱而传,但家谱因序言而成名谱,也是事实。

  然后查《中国家谱总目》,并没有收录这部《王氏宗谱》,故其珍稀的程度,又平添了几分。

 


 

上一篇:兰溪发现明代祠堂碑

下一篇:清康熙刻本《玉岩诗集》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