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籍保护
古籍保护

清康熙刻本《玉岩诗集》鉴赏

发布时间:2016-12-14 11:50:22     点击量:0

  清康熙刻本《玉岩诗集》鉴赏

  □北京 刘 明

  国家图书馆藏有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刻本《玉岩诗集》二卷,清林麟焻撰,其行款版式为10行19字,黑口,四周单边,单黑鱼尾。卷端题“玉岩诗集卷一”,次行、第三行均低八格分别题“莆田林麟焻石来着”“济南王士禛贻上批点”。卷首有王士禛《玉岩诗集序》,次康熙二十年(1681)陈维崧序、林尧英序,次康熙二十三年自序。此本传世孤罕,书中记录康熙间奉命出使琉球经过,所载部分诗作即作于琉球,其文献及版本价值洵为可珍。

  林麟焻,字石来,号玉岩,福建莆田人,康熙庚戌(1670)科进士,官至贵州提学佥事。麟焻幼秉聪慧,“甫舞象时能诵家世藏书”,遭闽藩之乱而“冒险阻入燕”,时人比之于杜甫“踉跄走间道”(据林尧英《玉岩诗集序》)。少为新城王士禛门人,诗法受自渔洋,林序称其诗风“清丽芊眠,婉约有致”。

  此集所编分为两个过程,琉球诗作之外者,乃出于王士禛所编。此即林序称选择麟焻作诗之“尤者若干首”,编为二卷,王士禛序亦称:“今次其集为二卷,凡古、近体诗若干首,成一家之言。”集子取名“玉岩”,缘自麟焻的号,然林序称:“余考《山海经》峚山之上,丹水出焉,中多玉膏。葛仙公传:积石瑶房,皆仙人所居,东岩岂其伦耶!”康熙二十年陈维崧序称“勒作一家之集”,即指此集,则是年已编成。康熙二十二年(1683)麟焻出使琉球,自琉球返回后又编琉球作诗入集中,仍为两卷本。至康熙二十三年,此集始付剞劂,麟焻自序称:“爰付剞劂,不敢拟图经于《山海》,聊以当荆楚之岁时云尔。”

  麟焻琉球作诗凡七言绝句50首,自序称乃出自“在琉球日述琉球事”,“略仿《古竹枝》之遗”。麟焻的琉球作诗,详细记录了琉球的风俗人情和地理风貌,“凡彼中山川人物,飨礼宴游,冠珮之奇尨,鞮鞻之节奏,与夫亭台之兀硉,树卉之青葱,日月云霞之吐吞变幻,悉绘之于诗,一披览而外国风景宛然在目”,所以这些诗可称之为琉球记录诗。自序还详细记载了出使琉球的经过和见闻等。康熙二十二年夏六月,麟焻奉命渡海,历三昼夜而至琉球国,目的是“宣布德意”,而“典礼告成”后却因风向的原因而滞留琉球。

  自序称“淹留异域,寒暑所历殆遍焉”,推断康熙二十三年春始返回清廷,滞留时间长达半年之久。这使得麟焻能够较为充裕地观察琉球,记录琉球,如称:“琉球,东南一岛夷也,地孤悬,涨海中,无城郭关市之美、桑麻物产之饶。土田硗瘠,户口寡少,人迹所涉,到而稀矣,曾不敌中国一下郡。独其延颈举踵,喁喁成风,悦诗书,乐文雅,无所谓骁徤击斗攻刺之俗。”麟焻客居琉球之暇,“酒酣耳热,落笔如风雨”,写下了大量的诗篇。但有趣的是,其中大部分诗为“琉球人好事者从旁掣去”,看来他的诗很受琉球人的喜好。当然自序也抒写了身在异域的孤独和思念,“独处官舍,帘阁焚香,萝月乍窥,松风徐动,蕉叶翳天,竹阴拂席,意沨沨有所得;且又未尝不起去国怀乡之思,振登楼吟越之响者也”。自序读来真挚生动,一位优游于琉球异域的清廷使者形象跃然纸上,当然更为重要的则是保存了康熙时期中琉交往的珍贵史料。

  关于琉球记录诗,麟焻称“事属睹记,言非凿空”,可为后来至琉球的“輶轩者”提供“咨诹”之便,而谦称“虽不足传,要不可废而不录也”。自琉球归国后,麟焻将上述诗作就教于王士禛,得到“盍传之以广异闻,且以彰圣朝声教之远”的期许,遂编入集中刻梓行世。除此两卷本外,《清通志》和《四库全书总目》均著录《玉岩诗集》七卷本,内容为前集二卷、《星槎草》一卷、《中山竹枝词》50首为一卷、《郊居集》一卷,又附时人赠别之作。推测此七卷本乃麟焻平生著述的全集,疑为晚年时所编。虽亦称以“玉岩诗集”,然与此两卷本并非同书。

  书中钤“侯官杨浚”一印,曾为闽人杨浚(1830-1890)旧藏。他字雪沧,号健公,又号冠悔道人,福建侯官人。咸丰二年(1852)中举,任内阁中书等职,曾赴台湾。此本雕版精良,摹印精善,《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国家图书馆藏琉球资料汇编》三编均据此本影印或辑编。

 


 

上一篇:潘光旦撰序的《王氏宗谱》

下一篇:日本印《资治通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