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籍保护
古籍保护

随山馆《旅谭》

发布时间:2016-12-14 11:51:12     点击量:0

  随山馆《旅谭》

  ——兼及《美国合邦盟约》中译本的最早刊传

  □广西 居 然

  “越人”汪瑔:

  寄居番禹,宦游广东各地

  汪瑔(1828—1891),字芙生,号无闻子,原籍浙东,寄籍番禺的他自幼随父宦游广东各地,成长之后也大多为各地郡县幕客。在曲江县时,法军围城近一年,汪瑔献计焚敌舟,城赖以全,因此聘入藩司幕府。时潮州灾,有司发库银二千两赈济,然虑部例,久未敢报。汪瑔以“税契奇多积余,非正赋,可以备非常时期之用”为由上报,朝廷果不问。光绪初入总督刘坤一幕,主办外事交涉十年,均能刚柔相济,不卑不亢,人称其“旋于危险而不展其名,久处脂膏而不润其身”。这在向称富庶的广东,尤其不易。

  汪瑔的书斋称随山馆,诗文著作多种。《旅谭》识语“光绪乙酉孟冬越人汪瑔自识”的“越人”,这是反映在著作题名中不忘所自于“越”的意识。他谋生于游幕,人事牵率,衣食奔走,述作多以笔记随录为主,“旅次相于,惟谭最乐”,也正是其《旅谭》的意趣所在。

  随山馆《旅谭》:

  笔记随录皆闲适优雅之调

  广州繁华富庶,气候温润,河滘纵横,花草繁茂,比岭北更多消闲的气息,这些在《旅谭》中有强烈的体现。此书五卷,为笔记体。现代学者因其内容称之为诗话。全书共185则,近四万字,谈诗论词占了绝大的篇幅,保存大量岭南艺文风俗史料,对于研究近世岭南文化的因缘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虽然《旅谭》以诗话为主体,而兼及入录的内容,同样生动可读,可资利用。比如,记各处名景楹联妙语成珠,记金华王兰汀“蓄藏古砖百数十枚,皆拓其铭识考订之”,记“道光初广州伶人菘龄故吴人,颇解文字,为名流所赏,一日于某廉访座中演折柳剧,词态韶媚,一座尽倾”等。

  在当时的人文环境中,士人雅集结社多是闲逸旨趣的悦性之举。道光年间,文士交游活动兴盛至极,张维屏、黄培芳、谭莹、张深、黄蓉石、许玉彬、叶英华、陈澧等倡导风雅于前,汪瑔等后学追随于后。即使随之而来的政局动荡、战乱频仍,以及影响所至的人生坎坷,笔记依然是闲适优雅的生活格调。《旅谭》谈诗论文之例有:“诗文一理,而微有不同。郑小谷言文如树,诗如花。杜季瑛言作文须得山意,作诗须得水意。余则谓,树不必着花,花须求成树。山无云则气象近,水无风则波澜平。”记诗文社之兴革:“咸丰壬子春许霞桥孝廉启诗社于广州,第一集为人日花埭看牡丹。第二集为羊城元夕灯词。”论画用印:“古朱人书画所用小印朱色历久不渝,因由研朱制油缘有法度,即其收贮之法亦非草草。”论时人之诗而有辑佚之用:“从兄竺生琡尝购得会稽王笠舫大令衍梅行书条幅,写其自作小诗,书极秀逸。其诗则绿雪堂集中所未收,录之于左。”此外,记时人别业:“袖海楼在广州城南,番禺许冰渠方伯祥光之别业也,其址甚隘而造构奇巧。”记祠宇亭榭楹联:“白云山吕仙祠道光中重修,王笠舫大令集句联‘天下有道,我黻子佩;空山无人,水流花开。”述乡间民俗:“吾乡人家于除夕烧烛椽自昏达曙,谓之接光。”在秉烛谈诗,樽酒论文之时,《旅谭》将文人情趣、诗文结社、风物民俗、旧迹名胜、戏院茶楼、名家名角等一一随录入笔。

  《美国合邦盟约》中译本:

  最早刻入《旅谭》并传布

  《旅谭》五卷虽大多谈诗论词,但第三卷除开篇二三则之外,全文刊录与艺文本不相属的《美国合邦盟约》。文前称:“余尝取观之,其立国规模约略已具,因录于此,为志岛夷者次参考焉”,文后有说:“此约过繁,初意欲为删节,既念外国文字与中国有殊,所删或不当恐失其本意,因全录之。余此书小说家言耳,猥杂之讥,不足避也。”汪瑔入录此文时也心存犹豫,以“猥杂”释说。正是汪瑔最早将蔡锡勇翻译的《美国合邦盟约》全文刊布。然而,长期以来似未为研究者注意。

  《美国合邦盟约》最早译成中文并刊出,《蔡锡勇美国合邦盟约译本考述》(《学术研究》2011年第三期)提出《美国联邦盟约》中文译本初刊于1897年《时务报》后,才为康有为等人看到。《旅谭》刻于光绪乙酉,即清光绪?十一年(1885),比《时务报》刊登整整早了12年。作为康有为这样的学者,《旅谭》这部岭南名家笔记是不可能不看到的。2013年6月新会召开的“梁启超法治思想学术研讨会”的交流论文《晚清中国政论界的美国观再检讨》也提到:“中国人第一次将《美利坚合众国宪法》文本由英文译成中文——时称《美国合邦盟约》,最有可能出现于光绪七年三月至八月之间(1881年4至9月),且至少在六月,即已翻译出部分内容,并形成‘合邦盟约’这一对译‘Constitution’的汉译名,译者系时任清驻美公使馆翻译兼办参赞事务的蔡锡勇(1847—1898)。不过,该译本并未刊印。一直到光绪二十三年(1897),在国内变法思潮风靡的背景下,《时务报》连载《美国合邦盟约》,这是该译本在问世16年后,首次公开刊印。”此文同样没有注意到《旅谭》最早刊传的事实。

  汪瑔将《美国合邦盟约》最早刻入《旅谭》并传布,无疑是这位传统士人笔述闲适优雅之调的同时,也在关注世界格局的极有眼光之举。


 


 

上一篇:日本印《资治通鉴》

下一篇:天津聚文堂刻本《天律纲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