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籍保护
古籍保护

晏端书的《使滇纪程》

发布时间:2016-12-14 11:52:30     点击量:0

  晏端书的《使滇纪程》

  由中原入西陲,游目所见皆成文章

  □广西 居 然

  《贩书偶记》卷四有著录:“粤游记程一卷、使滇纪程一卷、西江轺程记一卷,仪征晏端书撰。光绪丁亥刊。一名《纪程三种》。”虽是光绪年间刻本,流传却少见。

  撰者晏端书(1800-1882),字彤甫,一字巢芸,晚号蜕叟,江苏仪征人,居扬州仁丰里。道光十八年(1838)进士,20余年间仕途顺畅无阻,由浙江杭州府知府,历任福建汀漳龙道、浙江宁绍台道等职,咸丰四年(1854)升浙江按察使,咸丰九年任大理寺卿,次年任督办江北团练大臣,升左副都御史。同治元年(1862)署两广总督,兼署广东巡抚。同治三年,晏端书丁内艰归乡,不再复出。次年,应两淮盐运使之聘任扬州梅花书院山长,直至去世。教学之暇,时与诗朋于小金山举樽对月,曾为湖山草堂撰书联语:“皓月当空,容光必照;荷花出水,无枝不鲜。”书法颇擅长,有魏晋风、唐宋意,至今有联屏见于拍卖。他主编过同治《续纂扬州府志》,诗文未见刊本,而《纪程三种》做别集看,就内容而言,未尝不可。

  道光十二年,晏端书为廉州守厉同勋幕僚赴广东,著《粤游纪程》;道光二十四年充云南乡试正考官有《使滇纪程》;咸丰九年八月主试江西秋闱,作《西江轺程记》,这就是《纪程三种》的由来。《纪程三种》之中,《使滇纪程》最为繁富,约两万五千言。书名由吴之林题署,为“光绪丁亥阳月开雕”即光绪十三年(1887)十月刻本。卷端有李培祜光绪九年三月序一文。李培祜是晏端书云南乡试所得士,字汝受,号静山,云南昆明人,道光二十七年进士,选庶吉,官至广东督粮道。

  道光二十四年五月初一日,晏端书奉旨典试云南,副考官为昔年乐毅书院业师朱昌颐(1791-1862)。十四日晏端书、朱昌颐等动身,带仆五人,车夫一人,由保定、泾阳、定州、正定、赵州、内丘、鄣德、新乡、郑州,六月一日至新郑县,经叶县、南阳、新野、公安,于十七日入湖南境,七月一日抵达沅州府。初四日入贵州境,经施秉、黄平、贵定、龙场、镇宁,二十四日辰正行35里午正至滇南胜境,入云南界,遂至平彝县,为入滇首站。在此之前,沿途官府均接送招待,而“自入滇境,照例各官回避,不接见、不迎送,惟持帖请安而已。”二十五日经白水驿,二十六日至霑益州,八月初一日到长坡塘,此属昆明县地。初二日行30里至兴福寺,小住换轿,“督抚以下俱差接,行5里午正至迎恩塔,鼓乐,执事接入南门。观者如堵,填街塞巷,未初至皇华馆”。总督桂良、巡抚吴其浚、学政吴存义、署理布政使赵光祖、署理按察沈兰生等“俱以帖来,例不见客,亦以帖拜”。乡试事毕,二十六日启行返程,督抚学院等出城送行。返途同行者另有李太老师两位赴公车的儿子李境仁及此书作序者李培祜。一行重经贵州、湖南、湖北、河南,十二月二十一日“丑初起,寅初入朝复命递折,辰正召见奏对毕,巳初归寓”。起程至归来费时7个月有余,一路辗转,轿、马并用,风雨劳顿,为之感叹。

  此行由中原入西陲,地理山川、风俗人文差异极大,也是《使滇纪程》最值得注意之处:沿途道路里程、江河源流、山川形势、居邑城建、民俗风情频频入记,又兼及社会时事、历史故事,尤其对西南奇特景致述之甚详,记镇远府境内四面山势之盘郁,道旁岩壁之危耸,游目所见,详略互异。这种随笔之作往往留下其他文献未经意或忽略的内容。路经新乡县小冀镇之时“憩山西会馆”,在新郑县保字驿“与朵山师同谒光武祠,殿后有汉柏一株,大逾合抱,形如张盖,苍润古秀,信数千年物,惜在殿后破垣中,未免湮没不彰耳”,于荆州府见“城外河内见双飞燕划船,吾邑操舟者皆楚人,俱驾此船。睹此乡心为之触动”,在贵州安平县“晚间啖鸡宗菌汤下面,极佳”,安顺府石板房“民居皆以石片为瓦,墙垣亦皆用石,前过杨老坎已间有之,遥望如雪”。又有入云南之后:“关岭为入滇第一山林,雄盛罕见其匹”,关岭之上“俯视省垣,隐隐在目。岭上古松一株,皮作鳞坼,北枝半枯,传为武侯南征监蛮手植,数千年古物。庙中前殿祠忠顺王关帝季子,名索,从征有功。惜陈寿志无传”。这些内容虽然细碎,却是一地人文可资益的文献。每行经之地,记下迎来送往官员姓名以及字号、科举出身等,也因此或印证或补充旧志的记录。撰者擅长于书,远近有名,因此多有官员、文士请书册页、屏对,以至于有“马大令复出联扇索书,灯下点点挥汗如雨,亦苦事也”之叹,生动有趣。

  又因晏端书为主试官,对乡试过程记述翔实细致,文简意达。初三日“监临送入闱咨文一函、科场条例、磨勘则例各一部”,初五日“监临送请启”,初六日入闱,初八日刻印头场试题,考生入场后封门。此科“试子三千一百余人,较前科少一千五百余人”。以后各场试题刻印、监考、判卷。九月初一日揭榜。初七日秋试事毕,收拾行李,移居皇华馆。总督及各官均来答拜。初九日学政等邀游昆明湖,读孙髯翁长联。赴黑龙潭公宴,记环境清幽雅丽如游记小品,“流连景色,几不忍去”。景致之美,主试官心情之佳,均落入笔中。连日,各官拜答往来,诗酒酬酢,或展玩观赏书画。至二十四日,辞行,赴抚署宴。二十五日,督抚以下及门生等皆来送行。回程之记略简而仍录其所录,补书来时未记。《使滇纪程》情文并佳,记述切真,读之不能止,随其文至“巳初归寓”一语时,犹有兴未尽之意。

 


 

上一篇:学部图书局印本《四书集注直解》

下一篇:由一张古籍散叶所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