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籍保护
古籍保护

由一张古籍散叶所想到的

发布时间:2016-12-14 11:52:55     点击量:0

  残编断简,管中窥豹

  由一张古籍散叶所想到的

  □河北 刘 飞

  偶得康熙时山东阮亭老人《分甘馀话》一叶,盖为康熙四十八年初刊本,写刻印俱精。阮亭者,清初名儒王士祯也,官至刑部尚书。一生笔耕不辍,《池北偶谈》《居易录》《香祖笔记》《古夫于亭杂录》《分甘馀话》皆为其笔记。笔记者,无事不记:典章制度、社会风俗、地产方物、文人轶事、诗歌评骘、地名考辨、字义辨析、古书存佚、疗疾偏方,无所不包也。

  《分甘馀话》卷二首条,谈及正定临济寺“荒凉颓落”之一幕,时在康熙丙子(1696)年。《志》载:“临济寺,东魏兴和二年(540)建,在城东南二里许临济村。”概因濒临滹沱河渡口得名。唐大中八年(854),义玄禅师入驻此寺而创临济一宗。后因战事遂将临济寺迁入城内(即今址)。 唐咸通八年(867)四月十日,义玄禅师圆寂。遗体火化后,其弟子将舍利分建二塔藏之,一塔建于河北大名(已毁),一塔建于今正定城内临济寺。唐懿宗赐谥“惠照禅师”,赐正定塔为“澄灵塔”。

  宋以后临济宗即成为禅宗主流,门人众多,著名者如黄庭坚、苏轼、苏辙等。北宋王安石亦从临济宗中吸取力量,其《诉衷情》曰:“莫言普化只颠狂,真解作津梁。蓦然打个筋斗,直跳过义皇。临济处,德山行,果承当。将他建立,认作心诚,也是寻香。” 南宋时日本僧人荣西两次来学习佛法,回国后首创日本佛教临济宗,“学徒云集,朝野尊尚”,是为日本佛教重要宗派。

  临济寺在宋金战火中烧毁,仅存残塔。金世宗下旨于旧址前20步处重建九重砖塔(即今澄灵塔)及寺内各建筑。元朝时住持海云法师又加重修扩建。明朝正德十六年(1521),临济寺又进行了重修,主要建筑有山门、大雄宝殿、澄灵塔和祖堂及僧房。至明末清初,寺院再度荒废矣。

  再看渔洋老人这段话吧:“真定府临济寺唐义玄禅师道场,余以康熙丙子过之,荒凉颓落,阒无一僧。今临济儿孙满天下,名山大刹,开堂领众者不可胜数,而祖庭败坏如此,无一人任兴复者。余因忆宋僧证悟法师题马祖殿云:‘寄语江西老古锥,任教日炙与风吹。儿孙不是无料理,要见冰消瓦解时。’遂题是诗于佛殿之壁,今又十三年矣,不知竟有担当此事者否也。”

  王老先生在此也感慨人事更迭,岁月无情,“任教日炙与风吹”,还在大殿的墙壁上涂写了宋僧证悟法师的诗句,也不知此墨迹又保存了多久就又被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了。好在老先生写完诗句后过了38年,到雍正十二年(1734)又进行了重修。世宗并加封义玄为“真常惠照禅师”,并在塔上镶嵌了“唐临济惠照澄灵塔”篆书石匾。以后在道光十年(1830)及民国间,解放前后及上世纪80年代都对临济寺进行过多次修缮。如今该寺佛事频繁,盛况空前矣。

  1986年5月19日,寺内还举行了祖塔修复落成剪彩仪式佛像开光典礼和诵经法会。

 


 

上一篇:晏端书的《使滇纪程》

下一篇:越南古籍收藏在保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