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经典收藏-- 旧书新知
旧书新知

尹彭寿《诸城金石志》解题

发布时间:2016-11-28 10:39:37     点击量:0

  □上海 柳向春

  尹彭寿,字慈经,号祝年,堂号有校经室、小梅花馆、博石堂等,山东诸城人。他曾入成均校修石经,也曾署沂州府学教授,还曾赴沂州琅邪书院任山长,是晚清著名金石学家,与陈介祺、潘祖荫及王懿荣等,皆多往还。

  尹彭寿其人博雅好古,能书画,工篆隶,尤好搜访碑刻,尝助缪荃孙觅得拓工黄氏,尽搜鲁中碑石。所著甚伙,有《山左南北朝石刻存目》一卷、《山东通志经籍志稿》若干卷等,今山东省图书馆又藏其《山东金石志》五卷、《诸城金石小识》一卷、《石鼓文音训集证》一卷、《石刻存目》一卷等稿本。喜刻书,光绪十五年(1889)刻王懿荣《汉石存目》附自著《周秦魏晋石存目》,光绪十九年(1893)刻自著《国朝治说文家书目》一卷、《国朝治说文家未刻书目》一卷,自著《石鼓文汇》一卷,光绪二十年(1894)王筠著《说文部首读补注》一卷,光绪二十一年(1895)刻自著《汉隶辨体》一卷,又曾刻诸城邬正阶《春晖草堂剩稿》等。所刻书版心下多镌“诸城来山园”字样,则来山园者,或亦其堂号也。

  其中,尹彭寿所著《诸城金石志》四卷,上海图书馆藏誊清稿本。卷前有光绪五年王懿荣小篆题签“诸城金石志”,下又钤“王正孺”朱白文印,当系应尹氏之求而撰者。又民国时东方文化委员会所纂《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之中,曾著录《诸城金石志稿》三卷一种,亦出祝年之手。该提要系冯汝玠所撰,云其所据者系原稿本,然冯氏所见本,今已转藏于台湾中研院史语所傅斯年图书馆中,无缘获睹,故二者之关系,亦难确言。

  《诸城金石志》一书首有光绪九年癸未尹氏自序,冯汝玠云又有丙戌年再记,此本未见。冯氏提要云卷一为金,凡十八种。而此本则仅十种,两者相较,此本缺“三代纯金残字”“琅琊相印”“石洛家丞印”“东武亭侯印”“昌县马丞印”“仓内印”“始幕镜”“四朱镜”“尚方镜”“鹿卢灯”九种,而溢出“金铜钟”一种。冯氏提要云卷二为石,凡十种,而此本则十二种。但两者相较,此本较原稿本多出三种,即“秦二世刻石”“汉小钱土范”“汉五铢钱土范”。不过,“汉五铢钱土范”一种,见于原稿本之第三卷。而原稿本较此本则多出“北齐天保造像题背”一种。冯氏提要云原稿本卷三为瓦砖十七种,然其并未详列细目,故亦无法一一比较异同。然此本卷三亦石,共收九十四品计一零一件。卷四方为砖瓦,共收八种。其中如“汉东武城瓦当”“汉诸县瓦当”“汉瓦量”,未见冯氏提要列出,未知是否收录?

  原稿本共计收录四十五种,冯氏提要言:“皆志诸城一邑之金石,乃其改定待刊之稿也。”冯氏又评此书云:“编中所录,虽仅寥寥此数,其金文、瓦文、砖文诸属,悉以灼出于诸邑之土者为限,并各详其地址、细名,使考古者据其所出之地考其文字,可以互相印证,而免于穿凿附会,关于金石考证之学,所裨匪浅。殊非其他志一邑金石之书,于迁徙无定之吉金瓦砖等属,惟以当时藏见于某邑,即列为某邑之金石者,所可同日语也。”对勘原书,尚属客观。而尹氏自序亦云:“彭寿不敏,生长是邦,性颛嗜古。少尝徒步裹粮,遍历县境,访彝器于巨室,剔贞珉于榛莽……”言其所录,皆为亲见亲闻者,故所述多真切可信,非如他书之多系辗转贩售之词也。

  祝年此书所录,有以传世文献补足金石者,若东坡密州刻石数记;又有金石可补传世文献者,若明万历二十五年马文炜所撰《重修公冶子长墓祠碑》等,皆可见其文献价值。

  此书体例嘉善,深得著述之要。若卷一金,每条先著器名,换行低格描录铭文,下则释文,或录铭文之位置。志文则详述该器之形制、大小,皆以汉尺记录其尺寸。铭文异体或字形之不同于前人所述者,及铭文之或致疑者,多加以考辩,引字书或经史典籍以释之。间言器物命名之由,如“商鱼父癸鼎”条云:“曰父癸者,为其父作尊之第十器,不必其父有武功以旌之也,乃常用之器。”又著出土之年代及地点,及现藏家或藏地,如“商鱼父癸鼎”条又云:“于同治十年出县西三十里乔庄,地为春秋时鲁所城之诸故墟。原藏枳村邬彩家,今归彭寿。”

  祝年此书,不惟可考见诸城金石之留存状况,亦可借以考知祝年之交游,若“汉半两钱石范”条云:“同治甲子秋,褚星源赠彭寿者”;若“北朝造像题名残石”条,言将己藏残石七枚“分赠潘伯寅尚书及王廉生编修”。而尤可注意者,为其中记录祝年赠予王廉生之品,竟至六种之多。再与书前廉生题签结合观之,则二氏友谊之深,尽在其中矣。然王献唐先生于祝年颇存恶感,一则曰:“此老无品至此,无怪以伪金石欺人也。”再则曰:“时赝造古器物售人,陈簠斋、潘伯寅、王廉生多受其欺。”所言未知所据,姑暂存而不论。然祝年于乡邦之爱,则可云厚矣。

  诸城金石之存,置之华夏之中,并非首屈一指之列,然千百年之流传,亦颇足称道。以蕞尔小邑,记录金石之作,先后即有李文藻《诸城金石考》、朱学海《诸城金石续考》、邱濬恪《诸城金石续考》等数种。而祝年于乡邦金石之作,尚有《诸城金石小识》一卷一种,现存山东省图书馆中。惟此书与《金石志》之区别何在?尚不可知。然冯氏所及之原稿本与此本相较,少石一卷,即所同三卷之中,著录品物数量,亦较此本稍逊,或此本系祝年最终之誊清稿本欤?

  书末存“金石艺文目:邑人有金石著录者”一纸,仅著录《金石录》《三巴孴古志》《长安获古编》《钱苑精华》《清爱堂钟鼎彝器款识法帖》《古泉契》六种而已,或系残帙。然每名之下,著录著者之余,又标明其版刻及存佚,颇可备参。

 


 

上一篇:徐氏究竟为何人? 东雅堂韩文何以为“书林甲观”

下一篇:再见“刘二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