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经典收藏-- 旧书新知
旧书新知

再见“刘二姐”

发布时间:2016-11-28 10:41:59     点击量:0

  □天津 由国庆

  2016年夏,我在旧书摊上见到一册小薄本,内刊民国时期文明小曲《刘二姐拴娃娃》唱词,由老北京崇文门外打磨厂(东口内路南)宝文堂同记书铺印行。问价,摊主伸出仨手指头,千啊,我不禁倒吸口凉气。摊前冷清,我还是先翻看翻看再说吧……

  民间传说人物刘二姐婚后为求子到娘娘宫拴娃娃的故事,广泛流行于民国时期以天津为核心的北方地区,曾被改编为多种艺术形式。

  说起来,我与“刘二姐”的情缘颇深。早在2001年冬,我就在北京琉璃厂淘到一张《刘二姐拴娃娃》彩色石印画片,是20世纪30年代天津鼓楼北毓顺成芳记印制的。

  此次在书摊上见到这本唱词小册子确实令我眼前一亮。由于和摊主是老交情,人家特别允许我记录下其中的一些内容。小曲开篇唱道:“刘家的小二姐闷坐在绣楼,手托着香腮一阵好发愁。过了门六个月半年将算够,夫妻和美度春秋。常言道草为留根,人为留后,人老无儿阵阵忧。四月里,开庙十五十六,娘娘殿内香火收,何不我今天走一走,明着去逛庙,暗着我把娃娃偷……”二姐出门前精心梳洗打扮,她“上身穿青洋绉改良去瘦,下配中衣蓝串绸,上海式的坤鞋又尖又瘦,紧紧绷绷正正周周。腰系汗巾白洋绉,又把粉红花来绣,上绣狮子滚绣球。铜圆带了六吊六百六,大块洋钱皮包里收。打扮多时将要走,拿过来白手绢蓿砂豆蔻包儿里兜”。民间故事中都说刘二姐俊俏摩登,这一唱本也不例外,且看:“二姐她走起道来好似风摆柳,扭儿捏捏儿扭,扭扭捏捏,透着风流倒把人的魂魄勾……”刘二姐在娘娘宫拴了娃娃,高高兴兴把家还,回到家她对“孩儿”说:“咱家民地有六十六顷六亩六,还有小驴大牤牛,谁皆知道咱们家的银钱厚,银行当铺首饰楼。天短话长一时难说够,喜只喜我的儿三更半夜快把胎投,刘二姐拴娃娃当着面把脸露,愿只愿连生贵子辈辈封侯。”

  时隔不久,朋友老马又为我捎来一张对开大的老年画,名叫《刘二姐逛庙》。画中二姐烫着波浪发,穿着可身的酒红色旗袍,脚蹬高跟鞋。见那件旗袍高开衩,侧露内里衬裤,小裤蓝底白花过膝盖,衬得小腿更显白皙。她打着花阳伞,身后还跟着个穿洋装的女仆。有趣的是,二姐没像常见图画中那样抱个从娘娘宫拴来的泥娃娃,而是由女仆领着个小儿郎。嘿,画面有意趣,看来娘娘显圣,二姐已如愿得子了。画中绘她们三人走在街上,正路过益德堂膏药铺的摊子,本来一患者扶在凳上正准备贴膏药治腰疼,结果掌柜的一贴膏药竟贴到患者的脑门上。缘何?二姐款款而来,婀娜勾魂,路人都早已看直眼啦。


 


 

上一篇:尹彭寿《诸城金石志》解题

下一篇:抓特务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