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张恨水风雨飘摇中创办《南京人报》 首日销量破纪录

发布时间:2016-11-17 15:30:49     点击量:0

  1937年秋,日寇的铁蹄已经开始向南京进发。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南京新闻报人也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灾变与磨难。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许多赫赫有名、怀抱理想的新闻记者,克服了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对侵华日军的*****进行了大量深入的采访,号召全国军民抗战到底。  世人皆知张恨水是名扬天下的小说家,其实他原本是一位报人。更令人敬重的是,张恨水一手创办的《南京人报》,是南京沦陷前坚持到最后的一份报纸。它被迫停刊那天,正是南京沦陷前四天,1937年12月9日。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徐昇

  大量报纸毁于战火,遍寻不觅《南京人报》

  为了追寻张恨水在南京办报的故事,记者前往南京档案馆、南京民间抗日纪念馆和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查找1937年南京沦陷前的老报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1937年10月份开始,南京新闻界陆续向重庆转移。当时南京城战火纷飞,每天日军空袭南京数次。由于战乱,大量报纸散失,所剩不多。目前保存最全的是由江苏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中央日报》合订本,最后一期是1937年11月27日。其余报纸早就不见了。

  而记者在上海图书馆和重庆图书馆也同样寻觅不到《南京人报》。“当年南京沦陷前的这份老报纸,估计全国的任何一家图书馆都不会有了。”重庆图书馆缩微文献部负责人遗憾地说道。

  南京图书馆是保留南京1936年至1937年的报纸最齐全的地方,不过这里也仅有1937年2月起零散的几十份《南京人报》,馆藏的最后一期出版于1937年5月1日。原版合订本几乎成海内孤本,下落不明。又由于上世纪90年代摄制技术水平有限,缩微文献拍摄得模糊不清,阅读起来相当困难。那么,《南京人报》的创办者张恨水先生手中是否会有老报纸呢?记者带着疑问,辗转找到了张恨水的四子——张伍先生。

  “很可惜,我父亲手中珍藏的唯一一本《南京人报》,在文革期间丢失了。”张伍先生现居住在北京。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时,他还是襁褓中的婴儿。小时候,父亲张恨水常给他讲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在南京办报的故事,也经常回忆全家人颠沛流离到四川,生活在山村里的八年。

  张伍说,“我幼年时曾问父亲:‘我又不行五,为什么叫张伍?’父亲告诉我:‘我们老家是安徽,被日本人占了;你母亲的家是北平,也被日本人占了。我希望我的孩子们能够入伍拿枪,打败日本,收复我们的国土!所以给你起名叫张伍。’”

  1936年创办《南京人报》,首日销量达1.5万份

  1936年,南京最具知名度的报纸是张恨水所办的《南京人报》。“父亲总说他的主业是新闻记者,副业才是写小说。小时候填家长情况登记表,填到父亲职业一栏,父亲总毫不犹豫地说:‘记者!’”张伍告诉记者,父亲做过校对、新闻编辑、副刊编辑、电讯记者,做过主笔、总编辑、经理和社长。而他做的时间最长的是副刊主编。

  20世纪30年代,张恨水已经成名,《春明外史》、《金粉世家》风靡一时,《啼笑因缘》更是让他家喻户晓,成为言情小说大家。办报、写小说两不误,一部长篇小说就可得稿酬4000元,收入颇丰。当时的张恨水在北京买下了一所王府,自备了一辆小汽车。

  然而,“九一八”事变令中国时局巨变。1936年张恨水举家迁到南京,原来打算在南京近郊买块地,盖几间简陋的房子,住在乡下安居乐业。但这时南京著名报人张友鸾鼓动他出资办报,张恨水便拿出4000元积蓄,在中正路租下两幢小洋楼(后来扩大为三幢),先后买了四部平版印刷机,在《立报》铸了几副铅字。1936年4月8日,《南京人报》横空出世。

  由于张恨水的巨大号召力,《南京人报》一炮打响,在不足100万人口的南京市,《南京人报》出版的第一天,就销到了1.5万份,这在当时是个震撼报界“破纪录”的新闻。要知道,当时南京有数十种报纸,一天能销到2000份,已是极高的发行量了。

  不接受任何经援,《南京人报》被称为“伙计报”

  张伍回忆道,“当时私人办报,大部分都有经济靠山,而《南京人报》则不接受任何‘经援’,也没有任何后台,完全是父亲自己半生砚田收入所得,倾其所有,办此一报。由于‘北华美专’和《南京人报》的开办,父亲囊中已是空空如也!友鸾叔后来在回忆中说,‘真正用自己劳动得来的血汗钱来办报的,在我的记忆中,除了他还没有第二个。’”

  “《南京人报》是一份小型报纸,资金不足,规模不大,但人才济济。父亲任社长,兼编副刊《南华经》,同时写两部小说《鼓角声中》、《中原豪侠传》;友鸾叔任副社长兼经理;张萍庐先生编副刊《戏剧》;远在北平的张友渔先生,则无条件地为报纸写社论;盛世强先生在北平打长途电话报告新闻。尤为难能可贵的是,这些父执的工作,大都是尽义务,不要钱的。因为如此,《南京人报》的编采人员,也都不计工薪的多少。父亲固然是卖了老命,友鸾叔和全体同仁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所以《南京人报》办得有声有色,成了南京人最喜爱的报纸!”张伍介绍说,因为是同仁报纸,除印刷部与其他报社待遇相同外,总编辑月薪只拿40元,副社长月薪100元,普通采编人员月薪20元,张恨水自己不支取薪水,依然靠卖稿为生。所以在南京报界,《南京人报》被称为“伙计报”,因为根本没有老板。

  张伍告诉记者,当时除了报贩沿街叫卖报纸外,不少老百姓直接到报社订报,由于太火爆,订报人潮差点挤爆柜台。那时的出版时间就已很固定,每天早晨8点,市民就能看到报纸。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敖桂明——独占鳌头折桂枝 佳境天成耀明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