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敖桂明——独占鳌头折桂枝 佳境天成耀明日

发布时间:2016-11-17 15:40:56     点击量:0

  看过朱光潜老先生的《谈美》和《诗论》,尤记得开篇他谈到何谓“无言之美”,举了一个例子:相机拍出的照片风景和画笔下的风景,何种形式出来的效果更美?他的见解是“照片面对的是真实的风景,事无巨细一一呈现;而画笔着墨的角度多有选择、偏倚,更有想象的空间,留白让人回味遐想,这是无声之处胜有声,无言之美。”12月11日,笔者受邀赴敖桂明先生位于湘东镇黄堂村境内的赣湘诗源私人藏书楼(家中)参观,同行者有萍乡市文联主席胡冬青、政协办公室副调研员武良先生、江西日报记者刘启红以及萍乡本土美女作家贺璞等数人。短暂相聚小半日,零距离观赏到了藏书楼主人琳琅满目的藏品和林林总总的藏书,大饱眼福之余,倒是想到了朱光潜老先生的这句“无言之美”,至于藏书楼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待笔者悉数道来——  敖桂明,号安源居士,萍乡市湘东镇黄堂村诗源人。萍乡市政协委员、大唐幼儿园董事长、萍乡市山河水电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作家、自然之友终身会员…….

  昨晚值班,安静的办公室里,随意地翻看着关于敖桂明先生的2篇报道以及他自己所写的论文、评论和散文各一篇。其中有一篇1.6万字的长篇论文《语文教学的一场革命——基于韩兴娥“课内海量阅读”教改实验的思考》,敖桂明先生携其赴山东参加《中国教育报》举办的“名师大讲堂”现场交流并获好评。而恰恰是这一长篇论文,去年端午前,他在去山东之前就曾发送给我一睹为快,当时只是粗看,没太在意,而昨晚细看,真是拍案叫绝,严密的逻辑,坚实的内容,诙谐严谨的语言风格,让人震撼!全文从“钱学森二问”和吕叔湘之问谈起,引用哲学家周国平、语文教育“三老”之一张志公先生、学者杨东平的公开呐喊之言,开篇引题提出:“教育革命不妨从语文教学肇始,至少它必然是这场革命的方向。”开宗明义,简单又简明!接下来作者又引经论典多角度论证,甚至搬出“启蒙家底”,从三年级开始大量阅读至北京私立汇佳名校任教期间大力推行“自由阅读”课改致学生学业受益匪浅。名家的断语和个人的体验使作者确信,凡一切基于以“阅读”为主的语文教改均为语文教学的正道,不刊之论,不二法门,至此,个性化完美厘清对“真正的语文教育”的释义。语文教育的谱系研究、“新一轮语文教改”的共识凝聚和行动背景这两个框架之内容任一个都能自成体系,而文中百舸争流,深入探索,与魏书生、朱永新、徐冬梅、窦桂梅之教育名家深入自语,是交流、是探讨,更是理论的升华和凝聚。语文教育,是做一个点灯人,是为生命奠基,抑或是戴着镣铐跳舞,最终是要点化天下苍生,因此,语文教育是要倾注大量感性认识和无限幻想的,语文课改的力度应该是空前绝后,这确是遥望海中已经看见桅杆尖头的一只航船。

  好的文章不亚于良师益友,写到这,我的后背已经热了,冬日的下午,应是寒冷,阅读到这美文不禁激动万分,由是致热,也能理解。记得小时候我家住在张家大屋百年老房,完成功课头顶是一盏小橘灯,昏黄灯泡上面是喇叭形状的灯罩(那个年代有多少这样温馨的情怀),绳子垂下来可长可短,牵的是原萍矿机厂的电,很暗,爷爷把灯垂到离我脑袋几十厘米之处,我埋头完成功课后,就是随手翻几页《故事大王》,这应该算是我的启蒙书了吧……这种看书的习惯不需言传,无声之中已经影响我深远至今,现在我的儿子做作业时,我必定拿出一本书或报纸翻看着,哪一天不看,甚为不爽。

  “看书的人不寂寞。”高中时最喜欢的琼瑶的言情、金庸的武侠、刘墉的散文,甚至和班上同学比赛看谁购买的全,至今在娘家的闺房中,还保留有高中时代购买的那些让青春的我们感悟的书籍。那时在我的说服下,同爱看言情的妈妈居然有一天到市场上买了几百本言情小说,就摆在我家小店门口,供路人租借。当时借书很流行,2角钱一天,那段时间,饱了眼福,赚了银子,现在想起来,那种日子真是一去不复返了。

  不复返归不复返,历史的长河滚滚向前,这是个英雄辈出,拔剑点江山的时代,是建立新常态喜迎发展的时代。江山代有才人出,“莫奖大成朱言不虚”之于朱向前,或许是其至今人生最大的嘉奖,敖桂明老师这篇发表在《城市周刊》2012年10月18日的同题评论文章运用叙事手法既褒奖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先生,又为朱向前先生的研究和预言实现而击节。朱向前,祖籍萍乡,长于宜春,现任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会委员,军事文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与朱先生亲密交往,其评论文章又能收于朱先生力作《莫言:诺奖的荣幸》,想必敖桂明老师自身功力亦非一般。在此,又记挂起去年,敖桂明老师也曾亲手赠予我这本书,当时,看了他写的这篇评论之后因忙于俗事而束之高阁真是内疚。

  评论是对朱向前先生眼力的点赞,而敖桂明老师的散文《武功山之夜》,则是与一群名人陪伴先生登山消夏对其内心品位深层次的磨合。这群文化人攀爬到月上东山的武功红岩谷农庄,赏月、品酒、月白风清,才子吟诵、佳人清音,醉了…醉了…。

  有《滕王阁序》中“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名句助兴,也有朱先生兴致大起为红岩谷休闲山庄题写的“雄关明月静,高山流泉幽”点睛之笔,呜呼,悠之!游之!江山有幸,我辈亦有幸,虽未谋面朱先生,通过敖桂明老师的评论,我这一俗人也愈加敬仰这些文化名人了。

  结识敖桂明老师,略算一下不过二年有余,真正走近他、熟识他应该是今年8月大唐幼儿园七周年园庆暨学前班毕业典礼,当时笔者作为家长代表致辞,那时只觉得他是一文艺青年还略带经商头脑,外加内心世界丰富多彩。那天在他办公室无意中看到案头名片里的名头,政协委员、作家、收藏家……心想,好一个爱好广泛的文艺愤青!当时,同座的市文联原主席肖麦青先生在席上对众人说了一句话:这个敖桂明啊,一到市里政协开会要好提案必定会向他约稿,他一发言,那是满场掌声,激情飞扬!在此通过市文联主席胡冬青还有政协办公室武主任(他也是一位作家哦)、公关协会秘书处等人的极力赞扬,更是得到印证,他为我市公关协会每年评比十佳公关年度人物撰写的颁奖辞更是深入现场人心。

  真实地说,知道敖先生是一个传奇式人物,始于昨晚,从八点到十一点,我逐篇逐篇地阅读着手中的这5篇关于他的报道或是文章,印象当中,还从来没有如此认真地通过文字研究一个人,而点燃这份热情和韧性的就是最后这两篇媒体的报道即《跳跃发展旨为民生铁肩道义五度发言》、《他在收藏萍乡》:1984年的他以优异成绩录取到萍乡师范,18岁成为乡村小学教师,20岁当校长,1994年他写下的《校长为什么还要跳槽》一文发表于当年第10期中国新闻社《视点》杂志,一语成谶,1998年赴北京私立名校汇佳学校担当重任。2007年华丽转身,与中国教育学会合作创办萍乡历史上第一所高端幼儿园——大唐幼儿园。历7年努力,目前,幼儿园已开设四家分园,旗下千余名学生百余名教师,2008年,他又跨界经营,创办三座小水电站,其位于诗源的家里创建“赣湘诗源私人藏书楼”——2012年5月8日授牌为江西省“社会科学知识普及宣传基地”,以私人收藏跻身全省首批15家“基地”之一。难怪某杂志社与民进中央合作推进“民进优秀企业家专刊”以《安源布衣大唐风范》长篇报道他的事迹,而他的多篇政协提案力作均得到市委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和肯定。“让我们深情地注视着他,殷切地期待着他:一位红土地上的基层会员,在未来政治清明的空间中发出更多的‘政协好声音’”,市政协调研信息科科长凌新旻如是评价。

  敖先生曾告诉我,他明年的最主要任务是写书,当时以为是文人的一句玩笑,殊不知,自认“君子不器”的他正拟编著并已由著名作家流沙河题签的《文革研究书录》被解放军艺术学院原中文系主任张志忠教授审定为“将填补海内外‘文革学’研究空白”,再次惊诧!

  这次赴敖先生乡间文化“豪宅”——诗源家中藏书楼一观,满屋的本土作家书籍,满屋的毛主席像,满屋的文革研究作品,满屋的红色文化,踏进他朴素的家中,仿佛自己也沾染了文化色调。《公关传媒》编辑部夏翔主任对其收藏曾有过一段精彩的采访如下:

  夏主任:你的事业算顺利,投资要用钱,但众所周知“收藏费钱”,你是怎么统一两者的?

  敖先生:以商养文。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事业上也历经磨难,只是一言难尽,或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夏主任:中国的“儒商始祖”是孔子的弟子子贡,您的大唐幼儿园正中就安放了孔子像,您是不打折扣的儒商。

  敖先生:儒商?儒,尚无著作行世。商,比我资产大的人有的是,确不敢当。

  夏主任:你为什么开“萍乡人文(地方文献)”之先河?这不是私人有能力为之的事吧?

  敖先生:但凡萍乡籍作者的书我都收藏,这件事对于一个地方的文化积累实际是一种传承和积淀,假如中国每个县市都有这么一个有心人,我们这个民族和国家的历史记忆和文化密码就永远不会中断和湮灭。

  为参观书斋而去,原本应该把以上这两段放在开篇写,但或许是自己也是从事教育,对教育的事情敏感些,把敖桂明老师的收藏世界放在最后来评论罢。

  无言之景,无言之美!“诱然皆生,而不知其所以生;同焉皆得,而不知其所以得。”这是庄子说的话,彼此都是天地万物中的一粒微尘,微尘虽小,却足以渲染整个世界。


 


 

上一篇:张恨水风雨飘摇中创办《南京人报》 首日销量破纪录

下一篇:莫迪亚诺谈小说家使命:让褪去的言语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