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古书会馆·神田古本祭

发布时间:2016-11-17 15:51:20     点击量:0

  在神保町,八木书店有两处:古书部位于靖国通边上,三省堂书店的西侧;新书部则位于骏河台下的巷子口,专门面向书店业者经营,实际上是一家学术书籍批发书店。八木书店的斜对面,是小川町邮电局。邮局的旁边,有一幢四四方方的大楼,外立面裸露着混凝土,此乃著名的东京古书会馆。说起来,这幢外表毫不打眼的大楼,却历经沧桑,见证了日本旧书业的百年兴替。  早在1887年,在据神田一箭之遥的本乡、小石川地区,率先出现了营业性旧书店。1890年,位于小石川传通院前的旧书店雁金屋开始发行古本目录,开日本国内旧书业图录通信发行之先河。1916年8月,就在今天的东京古书会馆的原址上,建成了东京图书俱乐部,旨在方便旧书业者同好之间的联谊与交易。1920年1月,旧书店业者的行业组织东京古书籍商组合成立,继而发展为全国性的组织:1932年12月,结成全国古书籍商联盟。1948年8月,在东京大轰炸中消失的图书俱乐部的原址上,落成了东京古书会馆。

  1967年,古书会馆经历了一次翻修。但我们今天看到的古书会馆,实际上是2003年重建的产物。新建的古书会馆,地上八层,地下一层,是一座结实的现代建筑。为什么这样说呢?东洋书业历来有种说法:“书本的重量仅次于黄金。”会馆除了长年举办各种书展、拍卖活动外,还需为旧书店会员提供寄存装满书籍的保管箱的服务,真正是“不堪其负”。因此,在设计时,采用了特殊方案。按日本的建筑标准,通常的现代钢混结构建筑,每平方米承重约300公斤,而会馆出于特殊需要,极大提高了承重系数,设计承重每平方米不低于800公斤,成了名副其实的书业“重镇”。

  东京古书会馆长年定期举办各种各样的“行事”,有的历史已跨越半个世纪。如明治古典会主导的七夕古书拍卖会,2013年已是第48届。明治古典会,是加盟东京古书籍商组合的700余家旧书店中约30家专业旧书店(如小宫山书店、梓书店、原书房、夏目书店、玉英堂书店等)结成的行业组织,其经营委员会、干事和会长均由加盟书店轮值。每年七夕———从7月5日到7日的三天,举行古籍善本拍卖活动。前两天,可自由参观,但第三天的投标会则不对外,只面向会员书店的业者代表。旧书店店主出身的作家青木正美在《古本屋五十年》一书中,记录了早期七夕拍卖会的场景:

  古书会馆那会儿还是木造平房的旧馆。明治古典会的经营委员会由新松堂书店的杉野宏氏、杉浦书店的杉浦台纪氏、今井书店(现忠敬堂书店)的今井哲夫氏三位前辈加我共四人组成。卖场是榻榻米式的和室。我一到卖场,就开始码桌子——— 把作为轮流投标台用的板桌的活动四脚折叠起来,在榻榻米上摆放成一个“コ”字形,中间留出空间,外侧按时常坐满四五十人同业者的阵势放上坐垫。

  客户每次有四五十人,正中必坐着会长反町茂雄氏。他只要往那一坐,卖场的空气突然就紧张起来……单独的书一册,其他则两三册一组,或五六册一组,用绳捆在一起。经手的品目中,书以外的东西,会放在特意预备的木盆中传递。书籍中的珍品,如那些高价的、带书衣函套者,或放在台上传来传去易损坏者,也用这个木盆。——— 如此,所有付拍的物品,一件一件,每件上都附着一个放投标价签用的信封。

  付拍品在投标台上,在四五十位客人的手中一路传来递去。客户们随意地把玩拍品,研究一番,然后把自己想好的价格写在价签纸上投标。若需仔细考虑,或给店里打电话确认有无进货的话,也有暂留拍品的自由。就这样,附在拍品上的信封,或被塞得满满的,或者只有一两枚价签,有时竟然连一枚都没有就被送回“终点站”的开标场。在这里,由兼开标人的四位经营委员,逐一开标。

  作为拍卖会组织者的经营委员会,为保护旧书店业者们的利益,有意采取“暗标”的形式,以防出现如“明标”竞拍时,标的可能被“钓”得过高的情况。如此人性化考量的背后,是书店业者们最看重的,是书籍在书店与读者之间高效的流转。

  东京古书会馆的另一个恒例“行事”是每年秋天的神田古本祭,确切地说,是神田古本祭的一部分。神田古本祭创设于1960年,到2013年已是第54届。主要内容分两块:一是每年10月26日至11月4日的“青空掘出市”(意为露天淘宝集市),地点就在靖国通的路边。另外,临近青空掘出市开幕首日的那个周末,从周五至周日的三天(2013年是10月25日至27日),于东京古书会馆举行特选古书即卖展。先说后者。

  去年10月25日,早八点半,离开幕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古书会馆前就已经长蛇布阵了。我大致数了一下,约有八九十人,多为头戴礼帽的老者,也有几位中老年女性,几乎人手一册文库本,边阅读,边等候开门。十点整,会馆准时开门。展场位于地下一层,空间并不是很大,各个参展书店的展柜展台在中央和沿墙边排成一个“回”字形,两个“口”之间便成了过道,书客们大致沿着顺时针方向,随意浏览,看完“内环”,看“外环”。大致说来,特选即卖展场的货色分几类,有善本、签名本、初版本和洋书,还有艺术书和艺术品。除了极少数珍本锁在玻璃柜中,绝大多数版本都置于台子上,可随手把玩,甚至翻阅,但严禁摄影。

  个人最感兴趣的,是签名本和摄影集。可绝大多数一看标价,便果断打消了把玩的念头。谷崎润一郎的签名本少有低于6万日元的,三岛由纪夫的签名本按说更贵,但竟然一本未见到,看来是小宫山书店未撒手。一册石原慎太郎著《太阳的季节》———新潮社初版(1956年)精装的“美本”,标价5万日元,狠狠地打击了我,可没想到更大的挫折还在后面:比亚兹莱初版初印的一套木刻,标价仅16万日元,按说不能算贵。我在台前把玩了约25分钟,边把玩边向老板提问,直到把所有细节都问到之后,一咬牙,放下画,“绝尘而去”——— 我感受到了脖梗后面老板惊愕的目光。那天的收获是16册:包括武者小路实笃、林芙美子、横尾忠则的签名本,永井荷风、远藤周作、神近市子、高峰秀子的初版本,波士顿LittleBrow n社1911年版、小泉八云的《神国日本》,A R S社初版(1954年)的土门拳摄影集《风貌》和赫尔穆特·纽顿的原版摄影集《波拉女郎》(PolaW om an)等等,斥资42100日元。对购书5000日元以上者,会馆免费提供邮寄服务(限于日本国内)。于是,在出口处办了手续,我就心满意足地喝酒去了。翌日上午,一个宅急送纸箱,就到了我所住的酒店前台。

  返过头来,再让我们看一看青空掘出市。沿着靖国通,活动书架在步道上一字排开,从岩波书店图书服务中心一直到三省堂书店,绵延足有一站地。青空掘出市卖一般性图书,在限定期限内让利甩卖。据说,颇有些穷文人,一年到头克制买书的欲望,只在这几天出来淘书。现场确实见到不少肩背背囊、手拉旅行箱的书客,八成是刚下了新干线就直杀过来的地方书客。

  在一处专营历史类书籍的摊位,我看上了一套矢田插云著、中央公论社2009年新装版的《从江户到东京》(九卷文库本),用塑料绳捆在一起,标价只有区区1000日元!我早知这套书,第一眼就决定拿下。在附近俩摊位踅摸了一会,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目标。待我回来时,一位学者模样的中年男子腋下夹着那套书,正在交款。我心中一紧,急忙问收银的女店员,那套书还有没有。店员回我说,只带过来一套,是专为应对青空市的。但店中还有一套,不过标价不一样。我问多少钱。“记得好像是5000日元。”她说。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化作了冰雕。


 


 

上一篇:德式阅读

下一篇:胡里奥·科塔萨尔百年诞:博尔赫斯的精神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