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出版-- 有关阅读
有关阅读

《中国茶书全集校证》出版

发布时间:2016-11-28 10:49:32     点击量:0

  中国是茶原产地,茶文化源远流长。我国茶书,自唐代至民国有百余种,已知书名或仅有少量遗文者也近百种。近年来,随着茶产业的繁荣和茶文化消费的活跃,有关茶文化的研究著作和普及读物出版甚少,但有关茶文献整理的图书量少且整理并非全貌,其中整理符合学术规范和古籍整理通则的更是少见。

  《中国茶书全集校证》作者方健教授是著名农史学家胡道静先生私淑弟子,研究宋史和茶史近30年,精于目录、版本、校勘之学。他广泛收集海内外善本、孤本茶书,整理校证,集成了这部360余万字的茶学巨编。其中前人未刊入茶书而又有极高史料价值的茶文献达数十种,200多万字,已超过现存茶书的一倍还多。该书是怎样的一套书,于读者而言如何用好这套书,出版过程中怎样将其价值挖掘尽?本报记者专访了该书责任编辑王建新。

  《中国茶书全集校证》出版

  图文并茂 独树一帜

  大量古代典籍首次收录

  □采访者:本报记者 李普曼

  □受访者:《中国茶书全集校证》

  责任编辑 王建新

  重校证:对校、他校、理校

  藏书报:《中国茶书全集校证》是一套怎样的丛书?

  王建新:本书旨在全面总结和校释中国历代茶书资料。它汇集了上至唐代下至民国的中国历代经典茶书共101种(含个别茶文),并对其进行了深度校证。中国茶文化虽然兴盛,并广受雅俗两界欢迎,历代亦有不少图书总结和汇集了中国茶文化方面的趣闻和掌故,但这些图书鱼龙混杂,需对其价值认真鉴别。一些经典图书,虽抄刻甚众,但其中文字异同不少,有些甚至大相径庭。本书尽力网罗存世所有版本,反复核校,说明异同。如唐陆羽《茶经》,本书以宋代《百川学海》本为底本,综合目前所见到各种版本,包括《百川学海》本“壬集”和“乙集”及元代《说郛》本两种及明代翻刻本、今人点校本;宋蔡襄《茶录》,则广搜自书墨本、石本、绢本、伪本四大系列十几个版本,可以说涵盖了现存所见各种版本。所用校证方法包括对校、他校与理校,尤其是参考各类书的他校方法,增加了各茶书的版本参考信息,校注结果更接近原本情况。

  作者在对每部书版本情况进行穷尽了解后,反复校核,可以说是有闻必校,常常为校一字而出校千言,证据充分,令人信服。更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充分利用了各类书或他书所引资料进行他校法,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某些单纯用版本无法解决的问题。如《茶经》中“沫饽者汤之华也”一句,“者”字,诸本原皆脱。作者据宋本《全芳备祖·后集》卷二八、《合璧事类备要·外集》卷四二所引《茶经》补。注云:“《山谷诗注·内集》卷一《次韵刘景文登邺王台见思五首》之四‘茗花浮曾坑’句下任渊注引《茶经》正作:‘沫饽者,汤之华也。’又,同书卷六《慈孝寺饯子敦席上奉同孔经父八韵》任注引《茶经》亦作‘沫饽者’,是其证。宋本《茶经》有‘者’字,故据补。”

  本书是宋史及茶文化研究专家方健先生积30年之功而成的学术成果,综合了学界多年的成就,代表了中国茶文化研究的最新成果,其校证本也成为中国历代茶书经典的权威版本。

  精选本:元典至上

  藏书报:此书在收录历代茶书时,秉承什么样的原则?

  王建新:《中国茶书全集校证》选取了历代经典茶书101部,其中有不少图书曾经多次再版。但本书不是简单地选取资料,而是穷尽收集各书所有版本,加以详尽校勘、校释,有些书虽版本众多,如《茶经》《续茶经》,但本书综合各家所长,对其进行详细校证,使底本文字更精良,注释更详尽、准确,更方便学界使用。在选材问题上,作者坚持元典文献至上,即茶文化发源的唐宋时代的资料有闻必录,而转相抄袭的元明清时代资料,则择善而从,选取原创性强、价值较大的文献,而舍弃那些陈陈相因、错讹百出的文献汇集。将那些资料只作为附录予以提要收录,这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本书的篇幅,增加了经典性,另一方面使读者看到了中国茶文化资料的承继与发展,更能把握各代的价值与意义。

  藏书报:相比市面上同类的“茶书汇编校注本”等,本套丛书的特点和特色有哪些?同时兼具阅读和收藏的价值,这套丛书的价值还体现在哪里?

  王建新:关于本书的特色,唐史研究专家陈尚君先生的总结堪称经典。他曾将本书与代表至今历代茶书汇编校注最新水平的郑培凯、朱自振主编《中国历代茶书汇编校注本》(香港商务印书馆2007年出版)作比读,认为“方书在收书数量、校辑质量和注释仔细方面,都有所优长,足以代表当代中国茶书研究的水平。在收书数量上,方书剔除了郑书已收的二十多种内容重复、水平不高或与茶事不直接相关的著作,增加了十七种新辑茶书,使历代茶书资料更为周备”。而在辑校质量上,也努力追求高质量。如毛文锡《茶谱》,郑书以陈尚君辑本和朱自振辑本为主编录,方本则更参据日本青木正儿辑本,在文献方面有所增加,也更为精密。如陆羽《茶经》通校数十种文本,蔡襄《茶录》对校十来种刊本,都堪称最精详的校本。在注释方面,方书也更偏重茶事细节的研究和阐释。如《茶录》中,注“青白胜黄白”,说明是“宋代斗茶时对茶色和茶汤色的评判标准”;注“击拂”是“我国古代茶艺中程式之一”,注《大观茶论》“叶各擅其美”,先疑其前仍夺一“诸”字,据宋子安《东溪试茶录·序》补。并说明:“诸叶,以产极品名茶著称,其茶又总称‘叶家白’,简称‘叶白’,别称‘叶团’。是宋代最享盛名,足与北苑壑源官焙相颉颃之名品。”皆可见其用力之深,解读之细。有些文本为一字斟酌,出校近千字,尤属难得。故陈先生认为:“该书可以代表当代中国茶书研究的前沿水平。”将会对茶史研究和文化史、农史、商业史研究产生重要影响。

  藏书报:据您了解,在收集与整理过程中,难度主要在哪里?

  王建新:方健先生长期担任公职,收集与整理茶书全靠业余时间,但他几十年如一日,到处搜集资料,有时为觅到一个版本,不惜花费巨款,全国各大图书馆更是跑了个遍。其中甘辛经历,作者在本书后记中有详细记叙,可以参看。因为有些茶书是现成的资料,有些则散见于各类子书、史书或集部图书中,如从《宋会要》《皇朝马政记》等书中所辑出资料,得到了宋史研究大家陈智超先生的褒奖。古代马政与茶政密不可分,茶马古道更中外闻名,将这些资料辑录进来,大大拓展了中国茶文化研究的视野。从一些类书如《全芳备祖》《古今合璧事类备要》《诗话总龟》《海录碎事》中收集者也不少。虽然限于篇幅,本书将许多书列为存目处理,但即便如此,本书也达到7册400万字,从各类书所辑者占了一半,远超过海内外已出茶书的总篇幅了。

  巧装帧:与茶相宜,兼顾环保

  藏书报:该书在装帧样样式上采用了木质匣套,当初是怎样考虑的?如何做到内容、插图和装帧的完美呈现?

  王建新:陆羽《茶经》开篇即说:“茶者,南方之嘉木也。”茶既为木之一种,当然用木箱更为合适。在材料选取上,我们考虑环保的因素,决定使用较为轻便而易得的梧桐木,仅以天然桐油漆面,不使用人工油漆,目的在于呈现木材的本来面目,不过度包装。

  在装帧方面,护封选取抹茶绿色的特种纸,米色布面,每册选取典型的版本书影,而封底则列举书中选录各篇目录,旨在让读者不必打开图书,即对各册内容有所了解。在内容上,我们力争为读者提供全面精美的信息,对原书插图高清扫描,修图,并附上与之相关的插图,如《茶经》所附日本春田永年《茶经中卷·茶器图解》(原藏日本国会图书馆)和日本佚名撰《茶经图考》(原布目潮沨收藏)两图,使国内读者得以睹见这一《茶经》器具图的精品。宋代蔡襄《茶录》不但是茶文化经典,而且书法精良,故在本书末尾,特附录《古香斋宝藏蔡帖》本《茶录》。此为明代宋珏据绢本所刻本,笔画清晰,错讹较少,为本书选为底本。附录此本,使读者更能领略北宋书法四大家之一、被苏东坡称为书法“本朝第一”的蔡襄小楷,为另一种享受。

 


 

上一篇:《唐君毅全集》面世

下一篇:传世“明”作 洞开明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