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阅读

真实的历史是合情合理的

发布时间:2016-11-28 10:50:35     点击量:0

  真实的历史是合情合理的

  ——《历史的张力》的价值所在

  □福建 张家鸿

  对《历史的张力》的写作,曾纪鑫有着清醒合理的安排,他在这本书的跋《历史的在场与弹性》中写道:“对其叙写,当然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能有所侧重地就其人生的某一重要部分或我感兴趣的方面展开笔墨。”面对早已盖棺论定的11位英雄人物,曾纪鑫既不想颠覆,更不作戏说,而是集中笔墨,写出英雄身上最打动他的一个侧面。

  在曾纪鑫笔下,真实的英雄跟普通人一样也是肉身凡胎,有功成名就的英姿飒爽,也有茫然四顾的踽踽独行,更有彷徨失措的恍惚不定。在他看来,英雄的衡量标准不能只是功业的成败,不能只看其功业对后世的影响力,归根到底要看他们身处逆境时所散发出来的生命之光,以及忍辱负重的意志力。

  这趟置身于《历史的张力》的阅读行旅,从第一位的王昭君到最后一位的瞿秋白,我被曾纪鑫引领着,穿梭在一段段波澜起伏、风云诡谲的变幻之中,有“不知今夕何夕”的时光交错之感。读完一个英雄人物的人生之路,我总要合卷长叹,忍不住遥想一番。我一直在默默地问自己,何以如此沉浸其中?读到最后的跋语时,我总算找到了答案,那就是曾纪鑫的叙述不做故意夸张,没有漫无边际的想象,一切叙述总是尽量合情合理。比如关于李自成的最终结局,曾纪鑫有这么一段议论:“九宫山必有一位大顺军将领殉难,但谁也无法证实此人百分百就是闯王;夹山寺有过一位来自中国西部的主持,这一点确凿无疑,但不一定就是李自成,有人考证他是一名来自西蜀的高僧;当然,也不排除李自成还有其他归宿与结局。”既然现今存留的各种证据无法证明一个能自圆其说又不含任何漏洞的结局,那么,曾纪鑫在《李自成:英雄的出路与末路》中就不惜笔墨地罗列各种可能,又摆出各种各样的疑点来各个击破。这种书写的目的就是为了引领读者接近各种可能,这种可能就是最大程度上的真实。

  在跋语中,曾纪鑫说:“对所选取的历史人物,我一般不会轻易动笔,也不会信口开河人云亦云。”曾纪鑫要传递给读者的是自己独立的思考与见解。除了要搜求阅读与人物相关的所有找得到的文字图片资料之外,“对其故居、墓葬、纪念馆等,还得置身现场,考究原貌,还原真相”。“这种‘历史在场性’写作,使得作者笔下的人物,极富弹性与张力”,这种张力,就是他笔下的人物与原本人们眼中的历史人物固有形象之间的距离,也是历史人物在当今条件下所具备的叙述与言说空间。曾纪鑫还说:“哪怕推理与想象,也得合乎情理,遵循一定的历史逻辑与规则。”他写镇江城内的清军之所以与英军血战到底的原因,“是因为其中的一千一百八十五名八旗兵在这里驻扎了近二百年,家产、眷属、祖坟全部在此,他们守卫的对象,不仅是抽象意义的国,还是实实在在的家。只有当家与国联系在一起时,官兵们才会大义凛然,视死如归”。这远比教科书里空洞的忠君爱国论调来得更有烟火气,更有穿越时空阻隔的意义。当然了,也更合情合理。

  拨开历史烟云的风尘,让叙述与言说居于合乎情理的尺度,对于一个心存敬畏的叙述者来说,是身处现实困境中的难能之举。因为合情合理,才能够对读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情理兼备。我以为,这就是《历史的张力》一书的价值所在。

  (《历史的张力·重寻11位英雄之路》,曾纪鑫著,九州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

\

 


 

上一篇:漫谈《名人家谱摭谈》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