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业界人物-- 读书人物
读书人物

谢其章:这四本书我读过了

发布时间:2017-06-02 10:35:18     点击量:0

                     谢其章(作家、藏书家)

          \

     
     
      这是四本刚读过的新书,杨早《早读过了》、赵国忠编著《故都行脚》、韦力《硃痕探骊》、黄恽《舞文詅痴》。四本书均为四个字的书名,这是巧合,我是随手从桌上的书堆中拿来的。
      杨早的书名玩了个把戏,“早读过了”实即表白“我读过了”。知道杨早是他那本《民国了》开始的,接着又买了他的专业书《清末民初北京舆论环境与新文化的登场》,后来从微博上更多的知道杨早书评写得好。以现在的出版形势,杂文随笔出成书,还是比较容易的,可是书评就难说了,而杨早的“随笔式书评”确有过人之处,才有出版的机会。书评的缺陷是过度追求时效,甚至有广告之嫌,杨早文笔虽佳,亦未能免俗。比如这句“最近电信诈骗业风生水起,汤唯不幸成了该行业新的代言人。”我知道杨早说的是反话,事实上汤唯是受害人。还有一点,汤唯只是当下的名人,可谁能保证若干年后的读者“知汤唯为何人?”杨早不但自己写书还是个好策划人呢,细细读过《〈四明别墅对照记〉之落生》这篇,便会了解杨早能量之大。
       《故都行脚》,“故都”好理解,这里指老北京;“行脚”稍生僻,出处是“谓僧人为寻师求法而游食四方”,现在通常的理解是“游走”“旅游”。本书的主旨在于搜罗文化名人“故都游记”,说来容易,做起来实难。赵国忠君在前言中说“再没有比编这本书容易的事了。大凡对民国文坛稍有了解者,总能举出一些关于旧京风物的名家名篇……特别是姜德明先生编辑的《北京乎》《名人笔下的旧京》《梦回北京》梓行后,有人称誉是将描写旧京的散文一网打尽了。”赵国忠不想重复编选,他想在“一网打尽”之外“另起炉灶”,并自立了三条入选的标准。我们今天能读到这些“读所未读”的游记,皆得益于这三条标准。本书的严谨之处,内行的读者不难体察,那些插图是“原文配图”,也就是说本书近乎于“老僧古庙”的初版书刊。读者在注意本书上述“标配”之外,请别忘了欣赏民国作者的“文字之美”。
对于《硃痕探骊》,我想使用一句时髦的话,——这是一本今人的“印话”,对古人“印谱”的致敬!韦力说到写书的初衷:“某天,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将汪谱中的印文选出若干,而后查出每句印文的出处,同时加上自己的拉杂感想,由此来做成一本小书,这倒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我在没看到书之前,即将这书定位于“诗话、词话、曲话、书话之外的印话。”还真是让我说个差不离。“印话”也许古已有之,我不知道罢了,韦力以现代人的语言解构古人印文,对于今天的读者来说多了一份亲切感,拉近了我们与古文化的距离。这些印文如一句句箴言,告诉我们处世与为人,它们不像今天的励志语说得那么浅白,总是一种精致文化的遗存。
      《舞文詅痴》的作者黄恽先生,他的书名都不那么好懂,只有看了他自己的解释才知道其“深意在焉”。这里我就不代为解答了。黄恽是当下写作旧人旧事的好手,这样的作者用双手数得过来,所以他的书我是出一本买一本。看看这些篇名,便引人读欲,《李金发对周作人的隔膜》《李石岑与童蕴珍的露水缘》《苏州美专的女模特儿》《鲁迅与谢六逸》《刺杀李根源》《沈三白的胞弟启堂》。我的欣喜另有原因,黄恽与我曾在“南玲北梅”问题上有过重大分歧,而本书内《〈中华周报〉中的张爱玲消息》,黄恽终于转向同意我的看法——“那么1944年梅娘口中所谓‘南玲北梅’也是不可能的了。”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周立民:初夏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