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特色专题
特色专题

藏书报举办 “古籍出版的使命、担当与创新”论坛

发布时间:2017-06-02 16:53:45     点击量:0

深挖出版资源  创新形式手段  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藏书报举办 “古籍出版的使命、担当与创新”论坛


\
     
    承燕赵文脉,启盛世书香。5月31日至6月3日,第27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在河北廊坊举办。6月2日下午,“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活起来——古籍出版的使命、担当与创新论坛”在第27届全国书博会河北展区举行。
      此次活动由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古籍出版工作委员会与业界行业媒体《藏书报》联合举办。
     论坛现场,岳麓书社社长易言者、巴蜀书社总编辑侯安国、天津古籍出版社社长张玮、凤凰出版社副总编辑倪培翔,以及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史研究室主任孙晓现场对谈,共同探讨在传统文化传承过程中出版界尤其是古籍出版单位应承担的责任,如何满足更广泛的读者需求,更好打造传世精品等话题。
古籍出版是传承传统文化的主力军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文化建设,强调要大力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也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坚实根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优秀传统文化图书出版是建设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的重要环节。今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将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提到“传承中华文脉、全面提升人民群众文化素养、维护国家文化安全、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战略高度,提出了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发展工程的总体目标。巴蜀书社总编辑侯安国谈到,传承中华优秀文化,古籍出版是当然的主阵地,古籍出版社是当然的主力军。岳麓书社社长易言者认为,现在是做出版、做传统文化传承最好的一个时期。古籍出版应该是优秀传统文化传承的主力军和中坚力量。
 
    坚持品牌特色  差异化发展
      论坛采取现场对谈形式,嘉宾分享了各自在出版古籍、历史文献整理、传统文化普及类图书及深入挖掘出版资源过程中的经验,对古籍出版在今后的新举措、创新做法进行了深入探讨与交流。侯安国谈到,地方古籍社发展之路就是要全国性与地方性并举。更注重培育自身产品线,走差异化发展道路。同时发挥自身资源、品牌优势和特长,动态调整出版产品线。岳麓书社历来以传承文化、繁荣学术为己任,坚持品牌立社、特色立社的宗旨,在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同时,努力实践自己的文化理想。易言者谈到,岳麓书社强化图书品牌建设进一步丰富和完善古籍整理、古典名著普及读物和历史教材教辅等主打图书板块,大力延伸文博考古类图书、民国学术文化名著丛书、曾国藩系列图书、教育类图书、学术类图书、线装书等图书板块,同时对优秀传统文化教材的开发,积极推进传统图书出版与数字出版的融合发展。
    阅读古籍解决传播问题是关键
      侯安国谈到,古籍让我们的民族保留了强大的学习能力,在现代化建设中非常需要这种能力。同时,我们也需要通过学习,将古代典籍的内容现代化。中国自古有刻书、抄书、写书、读书的人文环境,但试图把阅读古籍普及到大众却是近现代的事情。现代公共图书馆的诞生使得重心下移,阅读不再是少数人的特权。阅读和书文化逐步向全社会普及,这个过程是缓慢的但也是渐进的。随西学东渐,现代公共图书馆从西方引进开设,开启了大众阅读的新时代。以前大家“藏在深闺人难识”的古籍,逐渐得到开放,尤其在当今数字化网络化的环境下,阅读应注重版本,尽量阅读原典;应有包容心,历史地、客观地看待古代文化,一味地肯定和否定都不正确;阅读古籍,当心存敬畏。要认真地去体会和感悟古人的精神和智慧,愚蠢和傲慢都讲一无所获。
       易言者谈到,由于时代的久远及语言文字上的一些障碍,古代典籍与今天的读者之间产生了一定的距离。当前的读者,尤其是青少年读者,他们更多的是关注当今流行的现象,他们获得信息的途径也主要是通过互联网等。因此,当今的青少年花费在阅读名著尤其是古典名著的时间越来越少,导致古籍读者人数的减少。
      如何采取更加生动的形式激发读者特别是青少年读者阅读相关图书的兴趣,我们要充分利用新技术、新产业、新平台。我们要拥抱新技术,让传统出版插上互联网的翅膀,打造企业发展的核心竞争力;要打造新业态和新的图书产品,把握行业未来发展的方向,集聚多元化文化消费业态。
       与会嘉宾、学者纷纷表示,传承中华民族的历代文化经典,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展现传统文化在当代的意义,并为构建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精神助力,是古籍出版在当代的使命。古籍出版不仅要打造传世精品,做好古籍整理类图书的出版,更要找到通向大众化的道路,满足更广泛的阅读需求。在经典内容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方面多下功夫,在体现文化厚重感的同时要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焕发生机。
      论坛上,嘉宾们还向读者推荐了值得典藏和值得私人阅读收藏的书单。
 

 


 

上一篇:杨效雷:古籍保护学科前景乐观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