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经典收藏-- 旧书新知
旧书新知

《鲁迅事迹考》为何受称道

发布时间:2018-03-23 09:44:36     点击量:0

        □上海 翁长松
       “极细密谨严”,这是现代散文作家孙伏园对林辰所著《鲁迅事迹考》的评价。
        林辰是我国著名的鲁迅研究专家,自20世纪40年代开始发表研究鲁迅生平、事迹、思想、著作的文章。《鲁迅事迹考》是他早年考证和研究的代表作,由开明书店1948年7月初版。全书收录林辰1942年至1945年间所写的《鲁迅曾入光复会之考证》《鲁迅与章太炎及其同门诸子》《鲁迅归国的年代问题》《鲁迅赴陕始末》《鲁迅北京避难考》《鲁迅与文艺会社》《鲁迅与狂飙社》《论〈红星佚史〉非鲁迅所译》《鲁迅的婚姻生活》《鲁迅演讲系年》等十篇考证鲁迅事迹的文章。卷前有孙伏园1946年7月28日在缙云山撰写的《孙序》,卷后有林辰1947年12月10日撰写的《后记》。林辰在《后记》中写道:“书中各篇先后写于1942年至1945年之间,那正是对日抗战时代,差不多全是在流离困苦的生活中写成。1945年夏末,搜集成书,交给一个朋友办的书店出版。不久,这书店因‘胜利’而蚀本关门,我的稿子也就不知去向,但这却给了我一个修正增补的机会。现在时隔二年,而生活的困苦、心境的芜杂,较之战时,实有过无不及;写作之事,更不易言。这又令我想起了这些东西,于是又将底稿找出重抄一遍,汇齐付印。本书在写作时,得许寿裳、孙伏园二先生之助不少。许先生以高龄硕德,而对于一个后进的请益,往往不吝用长达二三千字的复书,赐以周详的指教;孙先生在函札和口述之外,并为这小书写作序言。这都是我所感念不忘的,谨志于此,用表谢忱。”可见,该书是林辰于战乱的颠沛流离中写作完成且历尽波折才得以出版的,这一过程中得到了许寿裳、孙伏园的勉励和支持。许寿裳与鲁迅是35年的挚友,许广平感叹他们的友谊是“求之古人,亦不多遇”;孙伏园则是鲁迅的同乡和学生。林辰在写作中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和认可,足见林辰当年在鲁迅研究领域已有出色的成果,否则很难赢得他们的认同和赞赏。
        当时已52岁、享有民国“副刊大王”之称的孙伏园,大力鼓励与支持林辰对鲁迅的研究,他在为《鲁迅事迹考》所写序文中写道:“传记作者必须对于材料有广博的知识,有的是他要选取的,有的是他要做旁证的,有的是他必须知道但未有选取价值的。这三类材料,在这拱卫传记的数十百篇论文中,必须尽量地罗列着。林辰先生这十篇论文里面,就包括了这三类材料。……林辰先生这十篇论文,都代表了极细密谨严的方法。无论解决问题的方法,排列材料的方法,辨别材料真伪的方法,都是极细密谨严的……”应当说,孙伏园对《鲁迅事迹考》的评价是恰当的。如《鲁迅曾入光复会之考证》一文,针对许寿裳和周作人对鲁迅是否加入光复会各不相同的意见和看法,林辰通过对史料的收集、甄别和考证,得出这样的结论:“我的意见以为(许寿裳所著)《年谱》所说‘为光复会会员’,是符合事实的。”《鲁迅归国的年代问题》一文,针对鲁迅的自述、李长之的说法和许寿裳的说法三种不同论调,林辰经考证后认定:“鲁迅的归国年代,自当以1909年为正确。”《鲁迅北京避难考》一文,针对许寿裳、欧阳凡海、鲁迅著作中对这个问题的不同表述加以考证,林辰的结论是:“鲁迅在‘三一八’后,为了暂避危险,于四月中旬离寓。地点是莽原社,山本医院,德国医院,法国医院。直至五月中旬始回寓。”上述这些问题在常人看来搞不搞清楚是无所谓的,然而在孙伏园眼里,作为传记作家,尤其是作为鲁迅传记作家的林辰是必须弄清楚的。
        对于鲁迅生平事迹中重要的和无法绕过的问题,林辰更是毫不含糊的。他在《鲁迅的婚姻生活》一文中说:“研究一个伟大人物,有些人往往只从他的学问、道德、事业等大处上着眼,而轻轻放过了他的较为隐晦、较为细微的许多地方,这显然不是正确的方法。因为在研究上,一篇峨冠博带的大文章,有时会不及几行书信、半页日记的重要;慷慨悲歌,也许反不如灯前絮语,更足以显示一个人的真面目、真精神。”这显示了林辰对学问之道的“谨严”和精明。
        后来,林辰又撰写了一本具有很高学术价值的《鲁迅传》。作为一部纯学术性传记,《鲁迅传》笔触严谨,议论少,向读者展现了一个原原本本的鲁迅。林辰在鲁迅研究上之所以能取得如此不俗的成绩,除了他学识渊深、博闻强记、长于考证外,更关键的是他坚持了“极细密谨严”的治学理念。

 


 

上一篇:丰子恺献给孩子的音乐读物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