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业界人物-- 名家访谈
名家访谈

做真人,说真话,谈真史——对话阮章竞先生之女阮援朝

发布时间:2018-03-23 10:04:20     点击量:0

      □本报记者 张维祥
       阮章竞先生是我国现当代著名作家、诗人、戏剧家,酷爱绘画和篆刻。1937年12月,淞沪抗战和南京保卫战失利,身处战火之中的“沪漂”阮章竞血脉贲张,毅然北上,投入了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前线战斗。他和战友们与太行山民同生共死的经历使他锻炼成为了一位出色的诗人和成熟的文艺界领导人。新中国成立后,阮章竞曾担任华北局宣传部文艺处长、中国作家协会肃反五人小组成员等职务,亲历了新中国许多重大的文化事件。在强烈的“存史”意识驱使下,阮章竞对一生所作的笔记资料,除被战火焚灭之外,都加以精心保存。虽经“文革”,但仍旧完好。这批笔记手稿的记录时间,从1941年十年开始,直到1999年作者重病搁笔,共86种90册。
\
        2017年11月,中华书局辑成的《阮章竞太行山笔记手稿四种》影印本正式出版发行。新书发布会的同时,阮章竞笔记手稿的捐赠仪式也在国家图书馆隆重举行。这批珍贵的文献资料从此进入更多文史研究者的视野。本报近日采访了这批文献资料的捐赠者——阮章竞先生之女阮援朝,以期让读者更多了解阮章竞先生和这批笔记。


 \

                                                                                                                                                               阮援朝和父亲


父亲,多才多艺的革命家
 

藏书报阮章竞先生是诗人、剧作家、画家,看他的履历,也完全称得上是一位多才多艺的革命家。文艺界如何评价他?
阮援朝2014年,父亲诞辰100周年的时候,铁凝主席在座谈会上发表了主旨讲话,《文艺报》刊出过。她简略回顾了父亲从事革命斗争和学习创作的一生,结合作品,给予父亲非常贴切的评价:
        “土厚根深叶繁茂,纵横老干发新蕾”,这是阮章竞一生的真实写照。他深深地扎根在人民生活的丰厚土壤中,人民在他心中始终占有最高位置。他曾说过:“人民大众是爱我们的,但要求我们说真话”。“说真话”,说出人民的心声,这是一个人民的诗人毕生践行的艺术信念,体现着一个革命者的高贵情操。在六十多年的创作生涯中,阮章竞取得了多方面的艺术成就,他在音乐、书法、绘画、篆刻上都有很高的造诣,转益多师,博采众长,创造性地吸收古典传统和民间文化的营养,写下了大量为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成为我国革命文学传统的重要代表,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
藏书报他如何从一个学徒成长为一位具备深厚素养的文化名家?
阮援朝由于贫穷,父亲9岁才上了本村小学,在老师那里看到了《芥子园画谱》,这使他对美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只读了四年小学,就迫于家庭生计辍学了。父母要他去做学徒,他唯一的要求就是去油漆店,因为去那里可以学画工。学徒生活非常艰辛,正是这段经历,使他尝到了人情冷暖,成为一个与一般学生出身的知识分子大为不同的人。
        1934年,20岁的他到上海谋生,十里洋场开阔了他的眼界。一年后,他投入了抗日救亡歌咏运动。在这个过程中,认识了同是珠江口西岸老乡的冼星海,这样一位影响了他的艺术和思想理念的大音乐家。在近一年的时间里,他成了冼星海的入室弟子。淞沪抗战之后,冼星海在武汉筹备中华歌咏协会,正在用人之际,父亲还是决定到抗日前线去,一刀一枪地与侵略者厮杀。冼星海十分支持他的决定,在他的介绍和联络下,父亲登上了太行山。
       绘画和音乐,是父亲走上文学道路之前的艺术准备。在太行山,他随时收集民歌小调,力求用底层民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和语言,动员他们当八路、交公粮、坚壁清野、同心抗战。孜孜不倦地向民间学习,向传统学习,让从小使用广东方言的父亲,对北方语言运用自如,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从1938年直到1949年随军进北京城,他在太行山写出了他的民歌体代表作《圈套》《赤叶河》《漳河水》。1954年他写出了脍炙人口的童话诗《金色的海螺》;1956—1959年,他在包钢工作期间创作的《新塞外行》《白云鄂博交响诗》,显示他努力向古典学习的探索。绘画和篆刻作品既是革命文学家的工间操,也显示了他的才华横溢。


\

 阮援朝在《阮章竞太行山笔记手稿四种》新书发布会上

手稿,原汁原味的文献
 

藏书报阮章竞先生留下的笔记资料都有哪些?捐给国家图书馆的都有哪些?读者今后能否看得到?
阮援朝目前,所有幸存的笔记资料都在国家图书馆了。
       国家图书馆1954年就正式创设名家手稿文库,父亲在此时曾捐赠了《漳河水》手稿。2002年,我将父亲谈《漳河水》创作经过与体会的《漫忆咿呀学语时》手稿捐赠给国家图书馆。
       这次捐赠的阮章竞笔记手稿量很大,包括太行山相关笔记;1950—1954年在华北局宣传部时期的工作笔记;1956—1959 年在包钢建设中的工作笔记;1961 年访问墨西哥、古巴两个拉美国家,亲历“吉隆滩战役”的前线笔记等等,涉及文学、语言、民俗、讲话记录、工作采访等诸多方面。
       父亲去世后的2001年,我们兄妹把他老人家的藏书和一部分绘画作品、全部的篆刻作品捐给了中国现代文学馆,但当时没有留一本印谱。国家图书馆的赵前先生找到善本部金石组的贾双喜先生,帮我们把所有的篆刻作品都进行了拓印。2009年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阮章竞绘画篆刻选》,用的就是这次拓印本。国家图书馆工作人员的敬业精神感染了我,也促成了后来的捐赠。
        2013年3月我一提出最后这批笔记资料捐赠的想法,国家图书馆马上就开始工作了。善本部的谢冬荣副主任带人到家里来看手稿,商定了具体的交接办法。手稿入库后不到3个月,就完成了全部的电子化扫描工作。在中山市政府的帮助下设立的“国家图书馆藏阮章竞手稿文献整理研究项目”,25种100余万字的工作成果,即将在《阮章竞文存·笔记卷》中公布于众。在此基础上,将建成“国家图书馆藏阮章竞手稿全文影像数据库”,免费提供给公众利用。
藏书报从史学的角度,怎样看待这些资料的珍贵性?
阮援朝在国家图书馆举办的新书发布会上,学者们对这批资料的珍贵性,尤其是对刚刚出版的《阮章竞太行山笔记手稿四种》中关于土改的部分,普遍产生极大的兴趣。
       华东师大韩钢教授认为:这批文献是没有被干预的,就是没有人对它进行过加工,没有人对它做改编、取舍、删节、增添。这样的史料对于史学工作者来说,是最感兴趣的,也是最注重的。坦率地说无论从古到今,在史料当中做修改、添加、删节甚至作伪的,不计其数。这种史料既是害了历史研究者,也是害了历史的受众。所以我们特别希望有这种原汁原味的、原生态的、没被加工的文献出来。
       中央党校王海光和河北大学阎浩岗两位教授认为,这批资料和一些文学作品所反映的有非常大的不同,既非“典范”,也不“反典范”,也不能说是“非典范”,没有迎合任何的政治需要。它是没有进行过创作的、原生态的、真实的记录。
       阎浩岗教授还提到了很多值得研究的历史细节。在这批资料里,读者会看到大部分地主是通过“合法手段”制度性压榨农民,但是也会有一些恶霸地主利用农民不识字进行诈骗或者赖账的,有把持村政、把自己应交的赋税强行摊派到村民头上的;会看到值得同情亟待解放的贫苦农民,也会看到其中形象并不是那么好的;“笔记”还多处表现出对上级一些极左做法及官僚主义行为的不同意见。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辛逸说,看了这部笔记,感到确实应该认真学习。我们的历史建构、历史叙事,需要更多的细节来补充,来丰富历史的多面性,甚至颠覆、修改被神话了的历史。
       学者们一致认为,这无论是在史学研究还是文学研究方面,都是非常具有参考价值的资料,而且,经历过多次运动,这样的资料应该在全国并不多见。


 \


影印,嘉惠学林的善举
 

藏书报这套书在出版时是如何打磨的?
阮援朝中华书局是有百年深厚积淀的重量级出版机构,此次出版《阮章竞太行山笔记手稿四种》影印本,开拓了一个新的选题方向。这个选题的创意者郭又陵,是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原社长,做过“中华典籍影印系列”“民国文献影印系列”等一批极具价值的影印书籍,和国图善本部合作非常默契。郭先生退休后到中华书局,他得知我在整理父亲的手稿笔记,就提出选择部分笔记作为“革命历史文献影印系列”的第一部出版。原来选择的笔记还有父亲1961年2月到5月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访问墨西哥和古巴的两册日记。因为代表团在古巴期间,亲历美军轰炸哈瓦那机场,卡斯特罗宣布古巴选择社会主义,美国支持的雇佣军在吉隆滩登陆等一系列重大国际事件,很有特点。后考虑到内容要相对集中,最终定为现在的太行山选项。
       在编辑工作中曾遇到一个很具体的问题,就是1948年3月,父亲在安阳东西积善村所做的《土改记事录》,写在石印本《资治通鉴》裁开的背面。原书的印色透过纸背,记录的笔迹墨色又偏淡,严重影响辨认,技术上怎么办?一度曾想过用附加录入文字的方式来解决。我用了十天的时间录音全本手稿,书局的编辑听录音打字。做完之后感到与影印本的初衷不搭调,放弃这一册还心有不甘。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原总编辑徐蜀,提出建议,将这一册彩印。彩印成本的增加何止翻倍!我真心钦佩中华书局出版家们的格局和胆识,若非斯社,这册笔记无缘以影印本面世。
       与中华书局的此次合作,使我具象地认识了百年老社出品之精良,盛名绝非浪得。拿到样书后的第一感觉就是:比原稿还清晰!中华书局不拘一格,人才济济,“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广揽天下才士而用”这样的词语,用之恰如其分。


 

 


 

上一篇:

下一篇:最后一页